菜單導航

“特區”元故事|特別策劃? 元故事 083 期 │ 為她時尚 40年來,深圳女裝經歷

作者:?林龍 發布時間:?2022年09月03日 09:45:17

“南頭在漢武帝時就成為全國28處鹽官之一的番禺鹽官駐地,史稱‘東官’。三國吳甘露元年(265年),又在東官設立司鹽都尉,始建‘壘城’,這便是深圳最早的城?!边@是網絡上的一段介紹,距今1700多年的南頭古城,可謂深圳的歷史之根。

2022年7月2日下午3時,臺風“暹芭”登陸廣東茂名,深圳已然風雨交加。趙卉洲坐在南頭古城一座嶺南建筑風格的老房子里,南洋風的彩色玻璃窗外,風聲雨聲交織往來??Х鹊拇枷惆殡S著音樂,讓人心安……置身于此讓人仿佛忘卻了外面的風雨飄搖,沉浸在時間的無涯里。

42歲的深圳經濟特區,在古色古香的南頭古城,找到了歷史與城市記憶之根。2021年底,趙卉洲把自己的“HUI非遺藝術設計博物館”安放于此,作為大浪時尚小鎮的“藝之卉百年時尚博物館”分館。

南頭古城有深圳這座城市的根脈,而成立于1997年的深圳著名女裝品牌“藝之卉”,很早便找到了自己的文化之根——非遺工藝。

古老與現代,歷史與創新,趙卉洲在品牌靈魂的沿襲上,與這座南國之城有了情感的共頻點。

大浪時尚小鎮

具有百年歷史的清朝服飾,掛在“HUI非遺藝術設計博物館”臨街的櫥窗處,常常引來網紅拍照打卡。巧妙融入非遺元素的藝之卉服裝,骨子里有傳統文化的魂,讓每一位觀者能找到記憶的共鳴點。而趙卉洲在米蘭國際時裝周上的走秀款衣服,不定期地在二樓展示,與真愛們邂逅。

三樓,不僅僅是買衣服的場所,更是經由服裝、飾物、畫作、空間等共同營造出來的一個體驗店?!笆亲屓烁惺艿缴罡篮玫囊粋€概念店”,趙卉洲說。她始終是一個傳遞美的人,而衣服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載體而已。

接受采訪這天,趙卉洲才從意大利回深圳不久,她在米蘭工作和居住了接近半年。2022年2月,她與米蘭的國際團隊一起,共同打造了“屏風之外”大秀并亮相2022 AW米蘭時裝周——這是她與HUI第10次在米蘭國際時裝周中登場。

與南頭古城的HUI非遺藝術設計博物館呼應的,是位于龍華大浪時尚小鎮的藝之卉百年時尚博物館。從博物館走出來,來到藝之卉充滿LOFT風的新辦公空間,視覺自由與開闊,老的椅子、石雕、畫作與服裝共處一室,訴說著時尚秘密。而拾階來到位于二樓的藝之卉美術館,這里的天臺可以俯瞰產業園濃郁的現代風,也能看到緊鄰的深圳女裝名牌瑪絲菲爾的時尚帝國。再往遠處看,歌力思、影兒、贏家等深圳服裝頭部企業與名牌匯集于此,而代表著品牌氣質的店鋪,錯落分布于大浪時尚小鎮的各處。這些深圳高端女裝品牌除了服裝旗艦店,還有配套的產業園、博物館、美術館、咖啡廳等,可謂頻頻“出圈”與“跨界”。

“現在的大浪時尚小鎮已成為影響中國時尚產業的重要板塊,入駐的時尚企業已達600余家,時尚產業年產值超過200億元,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唯一一個以時尚創意為主導產業的區域”,原大浪時尚小鎮黨委副書記、建設管理中心主任曹宇昕聊起他所了解的深圳女裝時說。

7月12日,在廣東珠江賓館舉辦的全國紡織工業先進集體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廣東分會場)上,曹宇昕獲得“全國紡織工業先進工作者”稱號。自2007年至今15年來,他參與了龍華大浪時尚小鎮創建的全過程,親歷了深圳服裝由傳統加工制造向品牌時尚產業轉型發展的關鍵節點,參與深圳大女裝產業和品牌的集聚過程。

“中國女裝看深圳,深圳女裝看大浪”,大浪時尚小鎮以大寫的姿態呈現“深圳女裝”——它被業內人士認為是深圳時尚金字塔頂端的那顆璀璨的明珠。

加工制造

7月21日,我們與奔霓詩的創始人劉曉燕相約于大浪時尚小鎮。

自1992年來深至今30年,劉曉燕用時間和才氣打造了自己的夢想之城。我們在她的SHOWROOM邊喝茶邊聊,她把這里打造成了一個符合自己審美的藝術花園,綠植與鮮花、高定禮服、潮款女裝、交警制服與學生校服等分布于不同的區域,共同成就劉曉燕的理想國。

我們所在的一層,坐落著成立近十年的華夏軍裝博物館,博物館里最吸引眼球的是鐵騎制服,具有科技加持的強大功能,又颯又帥。正因于此,“中國制服五十強”“廣東省名牌產品”“第十一屆深圳老字號”等,都是奔霓詩前面響當當的定語。

“近30年來,我們無數次地被市場毒打,但很幸運的是,我們活過來了!”熱愛工筆畫和寫詩,骨子里分外文藝的劉曉燕,無數次接受市場暴擊。最終,她從女裝出發,找準了起飛的跑道。

1992年,劉曉燕匯入這座改革之城的打工隊伍當中,在當時的電子廠成為一名打工妹?!懊總€月工資900元,我只花100元做生活費,剩下的800元都存起來了?!?/p>

色多多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_chinese少妇偷_苍井空a片免费一区精品_午夜情视频午夜性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